吹鞅型瑞瑞

(秦国咸阳,商君府邸。)
商鞅:好了好了,我累了——今天就让我休息一下吧,孟兰皋。
孟兰皋:商君,还没完,今天还有一位客人还没有接待。
商鞅:(抱头)客人的话,让他明天来吧,今天真的累过头了。
商鞅:(头痛……最近痛的愈发厉害了。)
孟兰皋:他的名字叫赵良。
商鞅:唔……!看来,不能休息了。孟兰皋,把他带到这里来吧。
孟兰皋:商君不是累了吗?要休息吗?
孟兰皋:不然……在下还是叫客人明天再来吧。
商鞅:这个人,不是能怠慢的来客——把他带到这里来。
孟兰皋:诺。
(孟兰皋出,不一会儿带着赵良走了进来。)
孟兰皋:商君,客人我带来了。
赵良:卫鞅……我回来了。
商鞅:赵……良,果真是你。
商鞅:啊,孟兰皋,你先出去一下。
(孟兰皋出。)
商鞅:居然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你,太好了。
赵良:这话怎么说的,你是在盼我死吗?
商鞅:这话,很伤人——是赵良的风格。
赵良:别扯这些有的没的,我问你,你还会听我的话吗?
商鞅:君之言,鞅之药,赵良的话,我怎么会不听?
赵良:既然你听,那么就听好了——我要你辞掉现在的官职,退隐,你听不听?
商鞅:退隐?为什么?
赵良:不退隐,你会死。
商鞅:不会有比这更难听的话了吧?
赵良:我的话,你听不听?
商鞅:抱歉,这句话,我唯独不能听。
赵良:卫鞅!难道,你被名利蒙了眼睛不成?
商鞅:这话听起来更难听。
赵良:什么?
商鞅:啊,我刚才是在问:此话怎讲?
赵良:我想不通,你变法也变完了,秦国也强大起来了,于这秦国,有何留恋?难道真的醉心名利……
商鞅:你知道,我不是那样的人。
赵良:我知道……
商鞅:你在生气我不听你的话,对吗?
赵良:怎么会……
赵良:不,我就是在生气你这点!以前我说什么话,无论再难听,你都会听的吧?
商鞅:面对第一次的拒绝,生气了?
赵良:没错!你不是说什么“君之言,鞅之药”的吗?
商鞅:对,赵良的话,确实从来都没有错。
赵良:你也知道!
商鞅:这次,也没有错,我是该退隐了,越发觉得,自己在秦国朝堂上多余。
商鞅:公子虔和太子,紧紧盯着我不放,朝野那么多反对我的人,想要置我于死地,甚至君上都对我起了疑心,我怎不知。
赵良:那为什么?
商鞅:他们越是质疑我、想要杀掉我,我越要站在这里——如果此刻抽身而退,没有我站在这里压场子,秦国还不知道会怎么乱。
赵良:你……
商鞅:君上病倒了,秦国朝堂暗流涌动,我得顶起秦国,要走,至少要等到风波过去,我才放心。
赵良:你危若朝露,居然还有闲心替秦国操心……
赵良:够了。
商鞅:身为秦臣,对秦国负责一点,不是坏事吧。
赵良:(埋头)果然,你就是这样的人。想讨厌你,却根本讨厌不起来……
商鞅:不,我不是这样的人哦。
赵良:你又想说什么?
商鞅:你前面指责的没错,我是醉心名利——就当我是醉心名利的人好了。
商鞅:你看,我这府邸内的荣华富贵,一旦离开这里,我还能享受到吗?我舍不得。
赵良:你故意说这些招人讨厌的吗?
商鞅:是的。
赵良:(瞪)你……真是讨人厌!非要留在秦国?
商鞅:不得不留,还请见谅。
赵良:等你真死了,我看谁给你收尸!
(赵良出,孟兰皋入。)
孟兰皋:商君,和客人吵架了吗?
商鞅:(赵良说的是对的,我知道,我该退,但是……)
商鞅:(头,好痛……)
(摔落在地)
孟兰皋:商君!(扶起商鞅。)
孟兰皋:请你快去休息,你太累了。
商鞅:孟兰皋,我没事。
孟兰皋:这是假话。
商鞅:早知他来是说这种话,我就该把他挡在门外的。
商鞅:赵良,你为何要来?唯独这次,不想听你的话……
孟兰皋:商君,是那个叫赵良的客人气到你了吗?在下在外面,似乎听到你和他吵架……
商鞅:不是。
商鞅:是我的错。

评论
热度(3)
超气人鞅吹+Fate宅瑞瑞一只
本主页主要产出:鞅all
微博@卫鞅
© 吹鞅型瑞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