吹鞅型瑞瑞

【速撸无节操段子】
晚上的浴池,几乎没有人。
卫鞅不知道他为什么被叫到这个地方来——是君上想向他炫耀他豪华的大浴池吗?
是挺豪华的,他在魏国都没见过——甚至都没听说过这么大、这么阔气的浴池。
直到他亲眼见到。
真的,好大,好大,一看就很舒服。
浴池内,飘散着迷蒙的热气。
他抱着肩膀,身上还披着一件衣服。
果然,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——尽管他知道,这里面除了君上,没有别人。
“还披着衣服作甚?”卫鞅被这声音从杂乱的思绪中唤醒。
卫鞅拽了拽身上的衣服:“君上……不,臣果然还是……”
不适合出现在这里。
栎阳这个池子,明明是给君上和君上的嫔妃泡的,自己进来算什么话。
尽管是君上叫自己来这里的。
冷。
好冷。
卫鞅又揪了揪衣服,把自己裹的更紧了一些——那浴池里的水,看上去是那么的诱人,只要跳进去,他微凉的指尖一定会在瞬间暖和起来。
但是,真的要跳进去吗?
“只是洗个澡而已,寡人会吃了你吗……”秦孝公抱怨的声音响起,“景监都和寡人在这池子里洗过,你有什么好顾虑的。”
然后,他从池子里站起身来,大步走向卫鞅,抬头看着自己可怜的、浑身赤裸的、裹着一层衣服遮羞的左庶长。
卫鞅低声嘟囔:“我总算知道为什么外面都说君上和景监有那种——那种关系了。”
强调的语气,分外认真。
“喂!”秦孝公大叫道,“是寡人请你洗这个澡,你可没有抱怨的权力!”
“知道了,知道了。”卫鞅蹲下来,将脚伸进水里。
啊,好暖和……比在家里洗澡自在多了。
这么享受的浴池,连魏王老贼都享受不到吧?
卫鞅闭着眼睛享受了一会儿,转而问秦孝公:“这样,可以了吗?”
“不能下来泡吗?”秦孝公皱着眉头。
“不能再多了。”卫鞅抗拒道,“今天臣进了这个浴池,明天和君上传那种事情的就是卫鞅了。”
“不行!”秦孝公猛地一拍水面,溅起一层水花,“你这样坐着的意思,是想让寡人给你洗脚喽?”
卫鞅浑身一抖,像是受了寒。他擦了擦脸上溅的水,低声说着:“怎么敢,臣怎么敢呢……”
“但是君上想要给臣洗的话,臣愿意享这个福。”
然后他便闭上了眼睛伸出了脚。
“哼。”秦孝公抓住他的脚,“一国之君,怎么会给一个臣子屈膝洗脚……”
紧接着秦孝公的语气一转:“但是给变法功臣洗洗脚也未尝不可……”
不,这玩笑开过头了,怎么可以让君上给自己洗脚……
卫鞅听见秦孝公的话有些慌,正欲要把脚收回来的时候,秦孝公手上一使劲,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:
“你给我下来吧,卫鞅!”
“君上……!”
卫鞅猝不及防,被秦孝公一把扔进了池子里。
“扑通”一声,他在水中,缓缓下沉。
啊呀,被扔进来了,水花溅的老高。
不过,水真的好暖和,好热,好舒服……
原来奢靡的君上每天泡的,就是这种澡啊。
“唔。”
身体触碰到池底……
有些疼。
他摸了摸身后,又拽了拽身上的衣服——
全都湿透了。
“真糟糕。”
他费力地剥下湿透的衣服,放在池子边上,看到秦孝公笑嘻嘻地看着他:
“你终于肯下来了。”
卫鞅撩了撩水,皱眉道:“臣没有自己下来——还不是君上拉下来的……”
秦孝公拉住卫鞅的手,在池子里享受地坐了下来:“你知道吗,卫鞅?”
卫鞅也坐了下来,问道:“什么?”
“关于这座浴池的事。”
“这座浴池,有什么故事?”
“这座浴池,也是变法的产物。”
“撒谎哦君上,你和我变法可没有建过这么一个玩意儿——要说这个玩意儿出现,也得追溯到先……”
“没错,是先君。这座浴池是先君献公迁都栎阳、变革朝中制度那会儿修的,说来勉强也可以算是变法产物——所以,请变法功臣来这浴池里洗个澡犒劳一下,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?”
秦孝公的话愈发微妙。
“理所当然吗?”
“不理所当然吗?”
“臣不知道君上哪里看出来这种话理所当然了?”
卫鞅歪了歪头,盯着秦孝公看:“而且,就算话说是这样,君上也不用摆出这种架势吧。”
“什么架势?”秦孝公问。
“你的手……”卫鞅指着秦孝公伸起来的两只手,“想干什么?”
“当然是犒劳变法功臣……”秦孝公嘿然笑道,“左庶长,需要寡人做些什么吗……”
“臣只需要君上住手!今天的事儿传出去,不怕朝中的人说闲话……”
“只是帮你搓个澡而已,你想什么呢?”
“一国之君,金贵之身,怎么可以……”
“怎么不可以!”
“不可以!”
“景监就可以,你为什么不可以!”
“看来君上是又忘记为什么外面人说君上和景监的闲话了。”
“朝中人说闲话理他作甚?关我何事?”
“君……上……唔!”
“左庶长的皮肤真好呢。”
“君上的也是。”
“但是为什么手上就那么糙呢?”
“君上请你住口!”

评论(1)
热度(2)
超气人鞅吹+Fate宅瑞瑞一只
本主页主要产出:鞅all
微博@卫鞅
© 吹鞅型瑞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