吹鞅型瑞瑞

【Fate×秦】嬴驷的圣杯战争(13~23)

*Fate×秦系列第一弹,主CP商鞅×嬴驷,持续连载中,前情请戳0~12

*本篇会有很多乱七八糟的历史人物被圣杯召唤而乱入请注意,暂不剧透;

*本集出场从者:商鞅(Rider)、荆轲(Assassin,女体注意),这次荆轲戏份很重。

 

  【十三】

  “现在我们都知道对方的真名了——来战吧。”

  卫鞅举起手中的剑,剑锋直指荆轲。

  一剑,挥过去。

  荆轲以极快的速度闪过那把黑剑,顺手捡起来掉在地上的匕首,架在身前。

  “只是个文士而已,要和我玩剑吗?”荆轲觉得可笑,“你没有胜算的,商鞅——那把剑,是你的宝具吗?”

  “很遗憾,这把剑并不是我的宝具。”

  卫鞅回答,一抖,剑便消失了:“看清楚了。”

  “这是……魔力。”

  荆轲皱起了眉头。

  那把剑,是由魔力构成的,并不真实存在——也就是说,这把剑是虚构的。

  但她为什么总觉得,这把剑在哪里见过?

  更关键的是,面前的Rider,为什么不拿出自己的宝具?

  “你的宝具呢?不拿出来和我拼一拼吗?”荆轲一剑刺过去,低吼道。

  面对她,面前的人连宝具都不屑拿——这是在轻视她吗?

  “你是在轻视我吗?”她果真这样喊出来了。

  剑又瞬间在卫鞅手中出现,格住荆轲的匕首:“轻视你又怎么样?”

  只要赢了就可以了,不是吗?

  卫鞅在心中如是低声说道。

  “啧,讨人厌。”

  听着卫鞅的话,嬴驷一股无名火从心头起。

  就是因为这个人总说这样的话,他才不喜欢商君啊。

  而在这个时候,他面前的战斗已经完全超越人类的范畴了。

  

  【十四】

  又是一剑。

  一剑,一剑,再一剑,剑与匕首在空中纷飞,黑光中夹杂着三分白光,那是荆轲的匕首。

  俗话说,一寸短,一寸险——匕首虽然在刺杀的时候是把利器,但是一旦遭遇手中的进攻,匕首便化作了弱势。

  但荆轲并不认为面前这个文士能打得过自己……

  可是,为什么?

  为什么渐渐地,自己在这次打斗中反而被压制了?

  是因为那把剑是魔力化的,没有重量吗?

  还是因为别的?

  但如果是这种原因,他们的实力不会差那么多,都是从者,又都是下四骑,为什么?

  为什么,她会被商鞅压着打?

  难道是那个秦王身上有着超乎常人的魔力?可怎么也不至于这么离谱吧!

  更准确地说,商鞅之所以能打她,不是因为实力有多强大,而是因为他,似乎对她的招式很熟悉,就像是,专门防着她所有的招式一样。

  但是,商鞅不该是她的熟人才对。

  荆轲得不出正确的答案,而此时,她已经对卫鞅做不出进攻了,只能防御着那一道道的黑光,步步倒退。

  不能抵抗——为什么抵抗不了!

  为什么,为什么她打不过这个从者!

  卫鞅边打还边揭着她的老底:“你的宝具,名曰鱼肠,是春秋时代真正的刺客之剑,我说的没错吧?”

  看似漫不经心,但是,他说的都是真的。

  从她的真名,到她手中的宝具的名字,都是真的。

  “可惜了,你比专诸还差了点,配不上这把剑……”

  你配不上这把剑。

  卫鞅只是为了扰乱对手心思才说出来的话,重重击中了荆轲的软肋。

  然后,卫鞅举起手中剑,朝着荆轲就砍了过去。

  “铮”的一声,两剑交锋。

  荆轲的剑,比起卫鞅,还是太弱了,只在一瞬间,她便被击倒在地。

  卫鞅的剑,指着她的喉咙。

  失败了,一切都失败了。

  她的额头上渗出了汗:“你为什么知道?你为什么都知道!”

  “为什么?”卫鞅轻声问道。

  “好好看看我手中的剑吧!看清楚了,你就知道你为什么会被我压制。”

  卫鞅再次出剑,这次,荆轲看清楚了,他手中的剑是……

  “定秦剑……”

  “咕”的一声轻响,是荆轲咽口水的声音。

  据说用魔术复制出来的宝具,会将它的记忆也带给持有者——

  这话原来是真的,怪不得这名生在她之前的英灵,会知道自己的真名、知晓自己的招式。

  卫鞅手中的剑的原型,名为定秦,是秦国君主代代相传的国宝。到了荆轲所生活的年代,这把剑成为了秦王嬴政的佩剑。

  秦王嬴政,就是她要刺杀的那位秦王。

  那次刺杀失败了,她反而被嬴政所杀。

  商鞅通过那把剑,读取了嬴政的记忆与经验,所以自己在他的面前,浑身都是破绽。

  她都没有考虑为什么卫鞅会用那把剑,心里树下了必输的念头……

  想当年,嬴政在那么不利的情况下都可以反杀她——

  刺杀,又要失败了。

  又一次、又一次要被杀死了……

  “不要,不要这样……”她低声说道。

  

  【十五】

  是,我是不完美的刺客。

  连盖聂都那么说,大概我真的不适合做刺客吧。

  可是,我还是那么想做一名刺客。

  不为别的,只为那最终的一刺。

  而目标早已经被定好——那就是秦王。

  

  【十六】

  “咯!”

  当荆轲又一次被天下第一的剑客盖聂踹翻在一边的时候,她确定了,自己终究无法成为一名一流的刺客——至少在剑术上,已经被盖聂虐了无数回了,还被盖聂的同伴们嘲笑了个遍。

  “为什么不回家老实坐着嫁人生孩子”,这是那些男人奚落她的原话。

  她,甚至让盖聂眼前一亮的机会都没有,每天和盖聂枯燥的对练,或许,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无能而已。

  盖聂说实话,也不好意思对一个女孩子家下这样的狠手——但是他无论怎样也劝不退荆轲,只好在对战中,下手越来越重……

  “啊……”

  真的很痛,荆轲这次连站都站不起来了,挣扎着想要站起来,但却是徒劳。

  这时,她看到盖聂走到了她的面前,忧愁地问道:

  “你,只是个女子,为什么要这么辛苦?”

  荆轲撇开目光,没有说话。

  “你没有做刺客的才能。”盖聂劝着。

  话里的意思,是希望她离开。

  这,她知道。

  但是……

  “不,我要做刺客。”荆轲抓着地,低声说道。

  盖聂很疑惑她的执着:“为什么?为什么这么辛苦也要做刺客?”

  “不是要,是一定要,就算没有才能,剑术也不过关,我也一定要做刺客。”

  听着荆轲的声音,似乎快要哭出来了。

  盖聂觉得很过意不过去,闭上眼睛。

  这个女子,真是一塌糊涂,一塌糊涂。

  他依然想问,为什么?

  荆轲带着煞白的脸色笑了:“因为,我想完成一场伟大的刺杀。”

  “你要刺杀谁?”

  “秦王,嬴政。”

  “为什么要刺杀他?”

  “丹说过的,为燕国苍生,一定要杀掉秦王。”

  听完这话,盖聂先是一愣。

  然后,他笑了出来,伸出手:

  “虽然你的剑术……但,你已经是个刺客了,荆轲。”

  

  【十七】

  然而,世人传说着荆轲刺秦王的故事,荆轲本人却从来都没有刺死一个王。

  生前没有,死后也没有,现在还是没有。

  盖聂送她的鱼肠剑,没有一次贯穿过一位王的胸膛。

  真是失败的刺杀者啊,这样的人,为什么会作为英灵被刻在英灵座上呢?

  她如是自嘲道。

  但是,她不想再失败了,拼上性命,她也想完成一次刺杀。

  就算会死,也没关系,此身,早已经把名为死亡的恐惧抛弃了!

  卫鞅的剑,斩下。

  可是,本来是必中的一击,一接触到荆轲周围,却被弹开了。

  浓郁的魔力气息充斥在荆轲的周围,那是真正的、宝具要发动的气息。

  黑色的,满满的,全都是杀气。

  “宝具!”卫鞅握着手中剑,惊道。

  他本来是想快点打倒荆轲让她没有机会使用宝具的,没有想到荆轲还有力气释放宝具的真名!

  

  【十八】

  “此刻起,不畏己死,不求自生……”

  荆轲默念道,她在释放宝具的真名——只要她的人还在这里,手中的刺客之剑,就一定要刺向秦王!

  “住手!”卫鞅吼道,手中剑挥出,想要挡住荆轲的宝具。

  可惜,来不及了。

  “不归匕首!”

  黑色的光凝聚在鱼肠剑上,向卫鞅身后的嬴驷刺去!

  

  【十九】

  嬴驷一直在看着面前这场战斗——说实话,他看到了从者的力量,那是普通人达不到的层次。

  连商君英灵化之后,都能爆发出那样的力量,而他手下最强的武将,面对从者这个级别的强者,大概也只能抵挡一阵子而已,很快就会被击溃。

  但是,他必须战斗,因为对面的英灵,要杀他。

  当荆轲放出宝具来的时候,嬴驷从中感到了非常浓重的死亡气氛。

  然后,在他面前战斗的商君,把那道宝具漏掉了。

  说不定商君巴不得他死,是他把商君逼死的。

  所以商君是故意的——不,不管有意还是无意,他都必须要接下这道看起来极其恐怖的宝具了!

  可是,从者,有那么了不起吗?

  他才不信邪!

  嬴驷咬着牙,举起手中剑来:

  “就你这蠢女人……也敢杀寡人吗!”

  “定秦!”嬴驷吼道。

  嬴驷手中的剑,亦为定秦。

  虽然没有卫鞅手中的那把那么大威力,虽然这把剑尚还没有经过荆轲刺秦王的光景,没有经过传说的升华,只是先祖流传下来的、普通的剑——但是,这也是定秦剑,而且和卫鞅手中魔力化的不一样,是实打实的真剑,真正的宝具!

  定秦剑就在那一瞬间,发出了耀眼的光芒。

  凡人的定秦剑,与英灵的鱼肠剑相撞。

  谁胜,谁负?

  

  【二十】

  不是“铮”的清脆响声,而是“嘭”的炸裂声。

  黑色的魔力化作无形。

  荆轲的宝具,被嬴驷硬生生地挡下了。

  然后,荆轲的剑开始碎裂,手中的剑刃就在那一瞬间,逐渐剥落,直到只剩下一个剑柄的时候,嬴驷的剑,架到了荆轲的脖颈上。

  定秦剑失去了刚才绽放的光芒,黯淡了下来,但它确确实实在那一瞬间扭转了局势。

  “骗人。”

  荆轲颤抖着说。

  她望着手中失去了剑刃的剑柄,眼神里全是茫然。

  “凡人,怎么能接下从者的一击。”

  她不敢相信——怎么可能相信,嬴驷既不是从者也不是魔术师,更不是魔法使,怎么可能……

  嬴驷轻笑了一声:“但是我确实赢了——”

  “那么,送你上路吧。”

  定秦剑插入荆轲的心脏。

  于是这次圣杯战争被淘汰的第一个从者便诞生了。

  

  【二十一】

  定秦剑很顺滑地插入了荆轲的身体。

  血,喷涌而出。

  嬴驷面无表情地看着鲜血。

  这次,是凡人的胜利。

  “这把剑,好讨厌……”

  荆轲看着胸前插的剑,声音中,带着哭腔。

  然后,定秦剑在她的面前,当场碎裂。

  “!”

  嬴驷惊的丢下了剑柄——那剑,确乎碎了,碎成了一片一片的,掉在地上。

  荆轲自嘲地笑了。

  她再也没有力气站立,“扑通”一声倒在地上,手中始终握着鱼肠剑的剑柄。

  “上次,也是被这把剑杀死的;这次,依然被这把剑杀死,我和这把剑,是有仇吗?”

  “真是够了,我只是想当个刺客而已,我只是想完成一次完美的刺杀而已,刺杀秦王,只要一次成功就可以。”

  “但是为什么成功不了吗?只是因为我,没有能力吗?就算上了英灵座,还是没有做刺客的才能吗?”

  泪水终于流了下来,荆轲低声哭着。

  受不了了——为什么,总是在当失败者呢?

  就算是这样的她,也想成功一次啊……

  突然,她感到有人在握她的手。

  她的眼睛抬了起来,看见了嬴驷的脸。

  那个秦王,扶着她握剑柄的手,挪到了他的胸口上。

  “好了,你杀掉秦王了。”嬴驷笑道。

  荆轲恼怒道:“你这是在耍我吗!秦王!”

  “原来这样不可以吗……”嬴驷低声说着,“对不起。”

  “不,谢谢你,秦王。”

  荆轲的声音越来越低。

  她离去的时候到了。

  荆轲的身体越来越稀薄,最后化为无形。

  嬴驷惊愕地望向卫鞅。

  卫鞅摊了摊手,手中的黑剑,早已经不知去向。

  

  【二十二】

  不知道为什么,嬴驷的脑海里,出现了关于荆轲的事情——是刚才那一剑交战的副作用,还是因为别的什么?

  总之,他知道,面前的人,虽然是杀他的人,但也是需要安慰的人。

  所以他选择了一个非常儿戏的举动,来安慰荆轲——在对方看来,自己的举动一定像个笑话。

  商君也会嘲笑他吧?

  但是商君并没有,反而对他说道:“我的御主真厉害……”

  这句话听上去还挺顺耳的?

  不,不对,自己怎么看也是凡人,什么都没有,手中的定秦剑也只是把普通的剑,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力量。

  自己怎么打过那个叫荆轲的从者的?

  “嗯?御主有什么问题吗?”卫鞅问道,“难道是想问自己为什么能打得过那个从者吗?”

  “对啊!”

  嬴驷低声咆哮道:“告诉寡人,怎么回事?”

  “很简单啊。”卫鞅轻松地回答,“臣援护不及,于是就把手中的魔力加到了定秦剑上,让御主作为一次性的魔力来源而使用……”

  “对了,这股魔力因为臣之前拿它来仿造定秦剑,里面会夹杂一些奇怪的记忆和经验——那个,想必御主已经看到了吧?”

  “这样啊……”嬴驷念道。

  怪不得……

  望着满地定秦剑的碎片,嬴驷突然想起来一些不好的事情来:

  “话说回来,这是父亲……先君传给我的剑啊,要是让先君在天之灵知道了……”

  卫鞅拍了拍嬴驷的肩膀:“放心吧,他已经死了——除非成为英灵被召唤,否则不会来找你麻烦的。”

  “他已经死了,所以放心?”嬴驷吐槽道,“你不是先君的臣子吗?怎么能一脸淡定地说出这种没人性的话啊!”

  “哼,这位秦王,臣死了的时候你不也挺高兴吗?”卫鞅反讥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刚想反驳,但是他死的时候自己确实高兴来着,高兴自己终于收拾了一个大麻烦。

  “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会呢……”嬴驷尴尬地笑着。

  “你笑了。”卫鞅指出。

  

  【二十三】

  “但是,这个剑,为什么会碎呢?”

  “臣有一句话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  “讲!”

  “那个,御主的定秦剑还没有被传说升华,所以只是一把普通的剑,一不小心被魔力撑爆这种事情……怎么说呢……”

  “果然是你弄坏的!”

  “呵呵呵呵呵呵呵……”

 
评论(6)
热度(13)
超气人鞅吹+Fate宅瑞瑞一只
本主页主要产出:鞅all
微博@卫鞅
© 吹鞅型瑞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