吹鞅型瑞瑞

如果你们读过《韩非子》的话,就会发现韩非提到商鞅“燔诗书而明法令”。
有许多人把这条当真,因为烧诗书是正统的法家思想,之后的秦始皇就在李斯的策划下焚过书,更别说《商君书》多次提到禁诗书了……
但是我认为,商鞅烧诗书是没有的事情。
其一,《史记·商君列传》里提到商鞅和赵良的一次会面——赵良与商鞅对话,就用了《诗经》里的话,现引用如下:
诗曰:「相鼠有体,人而无礼,人而无礼,何不遄死。」
诗曰:「得人者兴,失人者崩。」
其时秦国变法已经完成,如果秦国真的烧过诗书,赵良是不会引用《诗经》里的话来游说商鞅的——就算赵良的话不是史实,是司马迁的艺术加工,把那也代表了司马迁的态度。司马迁把《诗经》编进去,也就是说司马迁认为商鞅没有烧诗书,我认为司马迁的态度还是靠点谱的。
其二,李斯与秦始皇推行焚书令的思想,源自韩非,而恰恰这条记载也是韩非搞的。韩非是赞许焚书的,而且《韩非子》不是正统史料,没有必要一定要按照真实来叙事,或许就会有艺术加工,谁知道韩非不是在借着商鞅来表达自己焚书的思想呢?

综上所述,我认为商鞅“燔诗书而明法令”的记载不靠谱,over。

 
评论(1)
热度(3)
超气人鞅吹+Fate宅瑞瑞一只
本主页主要产出:鞅all
微博@卫鞅
© 吹鞅型瑞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