吹鞅型瑞瑞

20190111【秦孝公X商鞅】卫鞅的书房

#瑞瑞的每日一千字#

秦孝公以前从未进过卫鞅的书房。

准确的说,在他踏进这里之前,卫鞅这间书房除了家人谁也进不来——当然景监除外,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这个书房明明很大,却给人一种特别狭窄的感觉。

一张案放在小角落里,显得毫不起眼,然后在案的旁边全是书。

靠着墙壁上的书架上堆的是书,书架上的书挤不下,就放在箱子里,箱子里放不下,就堆到了地上。

这绝对不是因为卫鞅没钱买书架,而是因为这间房再也没地方放书了。

卫鞅平时所坐的案前面是书,后面也是书,秦孝公坐在案边都能感觉到书抵着后背了——要不是需要靠案左手边的窗子透过的光亮照明,卫鞅怕是要把这个窗子都用书堵住。

而书的内容,几乎全是各国的法典:有魏国的、楚国的、齐国的、韩国的、赵国的、以前春秋时期国家的,还有以前秦国的旧法。

秦法最多,堆了不知道多少个版本,整整占了十多个书架——不过有关秦法的书籍没有一本放在地上的,这让秦孝公很得意,卫鞅对秦法,着实十分上心。

除了法典,就是战国时人的著作了,而这些内容明显要少很多:有李悝的《法经》,有尸佼的《尸子》(似乎还有作者本人的亲笔签名?),在这些书中间似乎还混了几本卫鞅自己写的东西——由此看来,卫鞅其实也是想著书立说,成为一个“子”的。

只是这个“子”到底是什么子,是卫子还是公孙鞅子,秦孝公就不能预估了……

秦孝公很好奇,抽出了卫鞅写的东西,展开读道:

“凡世主之患,用兵者不量力,治草莱者不度地……”

“君……君上!”卫鞅立马涨红了脸,将秦孝公手中的书抽走,藏在身后,“这种小文章,不值得君上一读。”

“怎么了挺好的啊?”秦孝公伸出的手还没收回去,“大良造为秦国立下如此大功,功成名就;著书立说,乃理所当然之事……”

“可这玩意儿还没成稿……”卫鞅有些慌,连忙护住了自己身后的书架不想让秦孝公看到。

书架摇了几摇。

秦孝公的心也跟着摇了几摇。

“大良造,你这房可是危房啊。”秦孝公擦了擦汗,“你可得小心点。”

“臣知道啊。”卫鞅将秦孝公抽出的那册书插回书架,抵着书架说道,“所以君上在此地还是不要久留的好。”

秦孝公的脸上浮现出了笑容:“不,寡人不走,还有东西想看呢——卫鞅,寡人命令你,将你写的东西给寡人看。”

“都说了没成稿啊……”

“草稿比成稿珍贵。”

“但是草稿也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。”

“哈?寡人想看你写的草稿你还藏着掖着?”

“这东西没写好,给君上看了不好吧……”

“寡人都说了要看,你不给我看,是想要抗命吗?”

“君上!这点小事扯到这种程度,过分了吧……”

“给我!”

秦孝公伸出手来,不经意间推了卫鞅一把。

然后书架猛地晃动起来,架上的书噼里啪啦地朝着他们脑袋砸去。

“啊……”

卫鞅叫出声来,手中紧紧握着秦孝公想看的那本书背在身后。

竹简砸头砸的好痛啊……

“唔……”秦孝公揉着脑袋。

卫鞅抬头,看着秦孝公的动作,慌了起来:“君上,没事吧……”

秦孝公揉着脑袋,一句阴恻恻的话慢慢地从他嘴里吐了出来:“这算是……弑君了吧?”

“罪名加大了啊!”

“哈哈,开玩笑的。”

“君上……?”

“大良造。”秦孝公拍了拍卫鞅的肩膀,语重心长地说道,“换个书房吧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一只尸佼路过)

尸佼:卫鞅今天在书房里被自己的书砸出包了吗?

尸佼:有包。

尸佼:这包有点大啊……

尸佼:哎那不是秦公吗?他头上那个包,和卫鞅头上的一模一样哎……

尸佼:妈耶,弑君了……

卫鞅:你说啥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本文有后续,明天一千字再写)


 
评论(2)
热度(6)
超气人鞅厨+逆转裁判厨瑞瑞一只
本主页主要产出:鞅
微博@后皇嘉世
© 吹鞅型瑞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