吹鞅型瑞瑞

20190113卫鞅的本子

#瑞瑞的每日一千字#

(前文请点这里看下靴靴,本篇擦边球预警,而且写的不好,如果不喜欢请屏蔽)

(PS:因为同样的原因,所以不打tag辽)

书房君上说换,你敢不换吗?

可是卫鞅一点也不想搬,磨磨蹭蹭了好多年,自己的书房都没挪窝——别说挪窝了,连一根竹简都没动。

在又一次被笨重的竹简砸出包之后,终于,秦孝公忍无可忍,给卫鞅派了一间书房,然后把景监弄到了卫鞅面前帮他搬书。

看着气势汹汹的景监,卫鞅退了几步:“那个,我自己搬就好……”

“晚了。”景监把着手中剑,“来人啊,都把大良造的书给我搬出来!”

“喂!”卫鞅着急了,“住手啊!”

“怎么了卫鞅兄?难道你这屋子里面还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吗?”

“那倒不是啦……”卫鞅低声说道,“只是舍不得你们搬罢了——我的书房,能藏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?”

景监瞥了卫鞅一眼:“也是嘛,大良造为人正直,光明磊落,怎么会搞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么……”

“看我为人如此光明磊落能不能通融通融?”

“大良造如此光明磊落还怕搬个书房吗?来人啊!”

景监一招手就涌上来一群人。

卫鞅嘴角抖了三抖,张开手臂拦住景监的去路:“不能搬!”

景监双手落在了卫鞅肩膀上:“卫鞅兄,就搬个书,又不是杀人,你这么激动做什么?”

“……”

“安心啦,我景监的人品你还不信吗?绝对不乱动你的东西……”

卫鞅被景监这么一拍,也只好妥协——景监大步迈进了卫鞅的书房里,刚动了一卷书,就觉得面前书架一震,面前的书卷铺天盖地地向景监砸来。

“咚!”

“啊呀!”

景监坐在地上,揉着自己的额头,心想这真是杀人的竹简,也无怪君上要给卫鞅换书房了。

“景监?你没事吧?”门外传来卫鞅关切的声音,“不然就出来别搬……”

景监从地上站了起来:“怎么可能让你得逞?这书房,今天,是搬定了。”

卫鞅伸了伸手,最后还是没有阻拦景监。他叹了一口气,心想事到如今,也没有必要阻拦景监去搬自己的书房了——

反正那些东西让景监看见,也没办法了,是他自己要进去搬的……

景监指挥人搬了好久的书房都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,直到翻到一摞被打包的严严实实的书之后他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。

这摞书被封的严严实实,被装在了袋子里之后,又被套在了箱子里,这还不够,在袋子上还贴了封条,这样写道:不要拆封。

明明这一大书房珍贵的书都没这么仔细包装,为什么偏就这套书被这样对待了呢?

景监心下疑惑,管都没管封条的警告,把书拆开了,就看见书的标签写了吓掉他下巴的几个大字:

君上X景监的肉文本子。

哈?哈???????

细细一翻,景监还看见了更令他惊诧的东西——对,下面就是景监看到的东西:

“今天晚上,你是我的人。”

君上一把抱住景监,手伸到景监的腰间,一层层剥开景监的衣袋。衣裳滑落,景监健壮的身体出现在君上的面前。

君上轻轻地抚摩着景监细腻的不像成年男子的手、有着爽滑手感的腹肌,紧接着,君上的整个人便压在了景监的身上。

“扑通”一声,他们都倒在了榻上,君上压着景监,握着景监的手。景监发出一声呻吟,呼吸急促,低声说道:“君上,不要……”

“以后每天每天的晚上,你都属于我——你的全身全心都是我的,你是,我的……”

“君上,轻点,不要……!”

“不要抗拒,就这样和寡人一起度过漫漫长夜吧……”

……

下面的内容景监看不下去了,他捂着脸,发出一声令他自己都不可思议的尖叫:

“噫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这都是什么啊!”

他几乎要晕过去,然后他看到了在门口等着他搬书房的卫鞅。

景监举起手中的文,质问卫鞅:“这难道是……这熟悉的字迹……是你写的吗,卫鞅?!”

卫鞅点了点头:“是。”

“话说回来,最近咸阳城里说我是君上的宠臣的传言越来越盛了,难不成也是因为……”

“对,也是因为我。”卫鞅露出了一副CP粉的神情。

景监的神色顿时变得煞白。

问:我的朋友是我和君上的CP粉还是同人大手怎么办,在线等,挺急的!

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这天,景监回到家里,失神落魄。

他从书架上抽下来一册书。

没有人看到,书的标签上是这样写的:

君上X卫鞅的肉文本子。

问:我的朋友不仅是我和君上的CP粉,还是对家怎么办,在线等,挺急的!

 
评论(1)
热度(2)
超气人鞅厨+逆转裁判厨瑞瑞一只
本主页主要产出:鞅
微博@后皇嘉世
© 吹鞅型瑞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