吹鞅型瑞瑞

【Fate×秦】嬴驷的圣杯战争(24~26)

*Fate×秦系列第一弹,主CP商鞅×嬴驷,持续连载中,前情请戳0~1213~23

*本篇会有很多乱七八糟的历史人物被圣杯召唤而乱入请注意,暂不剧透;

*本集出场从者:商鞅(Rider)、不明Caster(很好猜); 

*拖更了好久……哇_(:з」∠)_

 

【二十四】

咸阳市中有一处酒楼,平日里来这里吃饭的人不多,但也不少,也就是那个样子,在咸阳市中毫不显眼。

不过这里最近似乎出了什么新的娱乐项目,每到晚上,这座酒楼里面就热闹的和赶集一样,人们都抢着来吃这里的饭菜,但所有的人,似乎都醉翁之意不在菜——

是为了一名琴师。

琴师姓什么,不知道;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,也不知道。

但是他弹的琴动听,是实实在在的。

琴师的手在琴上拨动着,似乎要与琴融为一体。

“铮铮”的响声,是琴弦弹奏的乐曲。

满座看客默默听着琴师的音乐,飘飘然仿佛去了另一个世界——直到琴师一曲奏罢,众人们的神才回了过来。

然后,他们开始喝彩,有的,甚至在案上摆了一大锭金子,就只求琴师再奏一曲。

琴师拒绝,站起身来,抱着自己的爱琴转身离去。

酒楼内传来了酒客们叹息的声音。

“店家,就让你的琴师再留一会儿吧。”有客人这样哀求这家店的店主。

“你求我,我也没办法啊?”店主表示无奈。

“到底是你是店主,还是那琴师是店主啊?”

酒客纷纷吐槽店主没能耐,店主却懒得理这茬,微微一笑,从酒楼内离开,转了几个弯来到了琴师的房间,抱歉地说道:

“用你来招揽客人,真是抱歉,Caster。”

琴师——不,是Caster将琴放在案上,对店主的说法很是不解:

“抱歉吗?我不觉得啊。我身为你的从者,为你干活、被你所用,不是理所应当的吗?”

店主抿了抿嘴:“毕竟,使唤我们齐国的……总觉得不对劲。”

中间的词儿,店主没有说出来。

但Caster却心神领会了:“昔日如何,今日也只是一介从者罢了。”

“而且,弹琴是我乐意的。”Caster笑道,“我生前攀上尊位之前,可就是一名琴师——那时身上,除了这里这把琴,什么都没有。”

“这样吗……”

店主虽然很了解Caster的生平,却不知道Caster成名之前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只是一名琴师吗?很难想象一名琴师,最后竟然会成长为那样的大人物。

“对了。”Caster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,举起一只指头,“刚刚弹的,可是齐王听过的音乐,可惜在场的贵客们没有一个人认识……可惜了蕴藏在曲子里的治国之道。”

“所以才说,让……让Caster给秦国那些人弹琴,太憋屈了。”

店主差点说出Caster的真名。

Caster托着下巴沉思道:“如果大王在这里,能再次弹给他听就好了。”

“大王还健在,C……Caster的愿望,未尝不能实现。”店主说道。

“算了算了。”Caster摆了摆手,“我也不是什么好人,大王看见我也不会开心的。”


【二十五】

“你真的要参加圣杯战争吗?”卫鞅看着嬴驷,惊讶地说道,“你真的想好了吗?”

之前他详详细细地把圣杯战争的所有内容都告诉了嬴驷,劝他放弃参加圣杯战争。

但是嬴驷,选择了拒绝。

卫鞅不理解为什么他会执念于参加圣杯战争,但在嬴驷心里,答案已经很清楚了。

嬴驷低声说道:“以从者们的战力,对秦国也是一个威胁不是吗?只是一个所谓的A……阿萨辛?就那么厉害,而你说,这样的从者,在秦国,一共有七个……”

“对,臣刚刚说了。”卫鞅的语气里没半点好气,“所以只是一个就那么棘手,就没想想以后怎么办吗?选择和臣解除契约,就不用冒被他们杀的风险了,还可以安安心心地做你的王……”

“抱歉,你和寡人的契约,岂是你说解就能解的。”嬴驷恨恨地说着,“你还不明白,寡人,是为了谁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卫鞅像是在看白痴地看着嬴驷,搞得嬴驷生生地把某三个字憋了回去,恨恨地喷了一口气,低声抱怨道:

“讨人厌。”

卫鞅不明白自己怎么招惹这个君王讨厌了——虽然他从来都没搞懂过嬴驷的脑回路。

但是他吐出来的这三个字,果然很讨厌啊。

那么,他本来想要说的,是哪三个字呢?

卫鞅不禁遐想了起来。

算了,反正没什么好词。


【二十六】

卫鞅:对了,大王,你准备拿什么武器防身呐?定秦剑已经碎了。

卫鞅:碎的只剩渣了……

嬴驷:罪魁祸首就是你!还好意思说……

嬴疾:(双手举剑)大王!请用嬴疾的佩剑吧。

卫鞅:这可是一把宝剑啊,要是被大王再碎一次,岂不可惜……

嬴驷:(接过剑)别弄得剑好像不是你碎的一样!

 
评论(2)
热度(10)
超气人鞅吹+Fate宅瑞瑞一只
本主页主要产出:鞅all
微博@卫鞅
© 吹鞅型瑞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