吹鞅型瑞瑞

【鞅佼】泪

 *听了一首虐歌边听边写的,现在觉得这俩人真虐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再也没办法嬉皮笑脸写鞅佼了!

不知道是谁的泪水,打湿了我的衣裳。

从镜子里望去,却真真切切地看到了,是我的。

我不知道,我为什么会哭呢?明明我已经从秦国逃出来了,逃到了蜀地,远走高飞,远离了秦国的纷争——但是我,为什么会哭呢?

是因为没能带他一起走吗?他明明就没想走。

明明现在的秦国要置他于死地,他却不走,我求他跟我走,他也不肯。

那明明就是他自作自受而已,我为什么要怨自己?

或许他还觉得自己死得其所——看看吧,他死了还要受罪的尸体,被生生裂成了五块,这就是他想要的结局吗?

是为了证明自己没有造反吗?又如何能说得清?他明明知道的,造反只是借口,那名新君心心念念想着的就是要他死,他应该比谁都清楚。

但是,为什么,他还是不肯和我逃呢?

是不想牵累我吗?

但自从成为他的师父,他和我的关系就再也分不开了:世人都知道,尸佼是他的师父,他这又是何必?

他说,我尸佼是个出世之人,就继续出世就好——我无需搅到这里面来,那会毁了尸佼。

可是,我宁愿入世,都不愿意背负个见学生不救仓皇逃跑的骂名。

因为我不该是那样的人,不能是那样的人。

现在世人都知道了,我不顾商君卫鞅的安危,一个人逃命去了。

实际上哪里是我逃命?只是眼睁睁看着他被抓走,他被杀死,而那些污指他的人,连看都懒得看我一眼,就当我是一颗不起眼的灰尘。

这时候我才知道,我连卷入这里面的资格都没有,连救他的资格都没有。

我还有什么资格做他的友人?有什么资格做他的师父呢?

所谓尸佼,只是一颗微末的凡尘,一名人世的过客,什么都能感受得到,却什么都做不到。

连救他,都做不到,活该在蜀地空度余生。

但是他死前却朝着我笑了,远远地,看着我笑了。

我不知道,他为什么会笑,他明明马上就要死了,为什么还能笑得出来呢?

突然,我想起来了,当初和他见面的时候,他也是这样笑的。

他对我说:先生博学,做我师父可好?

我也对他笑了,回答道:好啊。

可是,现在,我笑不出来了。

如果能和他再见面,他一定会奇怪地问我:你为什么在哭?

我是在为你哭啊,是在为你哭啊——

我多想告诉他这句话,然后换他一句安慰。

可惜这话,却再也没有述说的对象了。

再也没有了。

 
评论(8)
热度(6)
超气人鞅吹+Fate宅瑞瑞一只
本主页主要产出:鞅all
微博@卫鞅
© 吹鞅型瑞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