吹鞅型瑞瑞

【驷仪轸】再见面

*微博亲友【嬴驷的老婆】的点文,放上来存档

  陈轸,你明明可以不来的,不是吗?

  明明说了不再回来了,你为什么还要再来到秦国?

  出使也就罢了,还替秦国出谋划策了,你这个楚国的外臣,就这么喜欢秦国?

  你就不能离秦国再远一点吗?好好地待在楚国,不好吗?

  “陈轸虽为楚臣,却早已在秦国待出了感情,也算是半个秦人,念旧土,也念旧人啊。”

  你对大王这样说。

  旧人,自然是大王了。

  为何这样说?

  你现在是楚臣,也非秦人。

  在楚国,不好吗?没有我这样尖酸刻薄的人天天排挤你,舒服多了吧?

  对,我张仪是尖酸刻薄,容不得别人在君王面前抢我的活,我看不惯你陈轸,你来了天天和我在秦国的外交上和我犟。

  我怎么不知道,大王喜欢你,喜欢在他面前像个君子一样的陈轸——我越排挤你,他便越喜欢你,就算是把你赶出秦国了,大王的心里有的也还是你。

  我张仪呢?回头就被大王说了,说我没有容人之心。

  我张仪没有容人之心?笑话,要容人之心干什么?我浑身上下值钱的,也只有口中的这根舌头罢了。

  张仪没有心,也不能体谅同僚,这根舌头,只会伤人,还爱妒忌,妒忌有容人之心的其他人。

  陈轸啊陈轸,你在人前为什么总是一副宽容的样子?真是奸诈的小人,每次我报你以怨,你却总是还我以德,惹得大王的疼爱与赞赏……

  太狡猾了,我每天为了秦国的国事,费了多少心机?得到的赞赏,居然还没有来到秦国没几天的你多,留给大王的印象,也没一个你深。

  我从未见过大王对我露出那么渴求的神情,为了你的一条计策,从病榻上挣扎着爬起来,问你,如何处理魏韩之间的战争?

  问我不行吗?问严君不行吗?为何要去问外臣,问你呢?

  你到底是什么人?多年不见,在大王的心目中,却比我还重要……

  更可怕的是,我心中慢慢也开始认为大王把你看的这么重是有道理的了。

  为人处世,温润如玉,有礼有节,出谋划策,却又不拘小节,利用纵横之术尽心为帝王谋……

  好一个有情有义的陈轸啊!

  这样的人,浑身上下只有一根舌头有用的张仪怎么能比得上——我也可以理解大王为什么多年之后再次见到你那么激动了,这样的人,谁不会惦记着呢?

  反观张仪,身无长物,为了施展自己的才能,为了让自己在大王面前显眼一些,只好不停地排挤别人,包括你。

  我嫉妒你,我看着大王那样惦记着你,就想,被这样惦记着的,应该是我吧,理应是我吧?

  就算我除了嘴里的舌头一无所有,我也希望大王始终看中的,是我,而不是别人。

  我把包括你在内的同僚排挤出秦国,让大王的面前只剩下我一个能为外交出谋划策的人,我自以为,这样很聪明。

  但是大王念你念的更频繁了——理应这样,毕竟陈轸比我耀眼的多。

  可是,我不想要这样的结果,我想要大王的驾前,为外交出谋划策的,只有我。

  “陈轸……”

  我朝你说道:“你为什么要回秦国呢?”

  你意味深长地望了我一眼,这样回答:“我在秦王面前这样说了:我念旧土,思旧人。”

  “听你的意思,难道你想要回秦国做官?”我的手微微颤抖。

  你听到这里,一愣,然后,哈哈大笑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!张相国在秦国给秦国的外交出力,我再来秦国,那就是添乱了。”

  “大王惦记你惦记的紧唉……”我压低了声音,“在秦国混,不比在楚国好?”

  你耸了耸肩,又摆了摆手:“相国的好意我心领了……”

  然后,你又抖了抖:“但是秦国是相国的秦国,终究不是我陈轸的,不是吗?”

  我看着你,人都一怔:“你,真这样想?”

  太无欲无求了,完美的简直不像人啊你,陈轸。

  是我太恶劣了吗?这个时候竟然有一种被你比下去的感觉。

  不,这种感觉早就有了,张仪啊,除了这根舌头,有哪里比陈轸强?

  我低下头,又抬起头来,却看见了你肯定的眼神:“我真这样想,不然当初不会离开秦国。”

  “我是为秦国谋划过几个策略——但是在秦王心中,我是比不过相国的。”

  你接着笑着说道:

  “秦王是好君王,但不是对陈轸好的君王。或许这天底下已经找不到比秦王更好的王了,我想侍奉秦王,如果他的身边没有张仪的话,我愿意现在就当秦臣。”

  我皱起眉头来:“你,不喜欢我排挤你,对吗?”

  “相国性格别扭,那又和我在秦国当官没关系。”你这样说,“相国,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吗?我的意思是说……”

  “秦王最倚重的是你,不是我陈轸,也不是其他人。”

  我沉默了。

  过了良久,我才从嘴边吐出三个字来:“我不信。”

  我又重复了那三个字一遍,接着说:“我,不,信——明明在你离开后,大王嘴边时不时地念叨着你,那语气,比和我谈天下大事还要亲切的多……你才是大王记挂的人。”

  “我于秦王,终究只是旧人罢了。”

  你的脸上带上了一丝苦笑:“难道天天排挤同僚的相国没有发现吗?秦王那双小眼睛,经常看着的是你,惦念的也是你,而不是陈轸,更不是其他人?”

  我没话说了。

  “还有关乎秦国未来命运的大事,秦王是从来不会让陈轸这样的人插手的——秦王身边最重要的策士,只会是张仪,与秦王共度危难的,只能是张仪,不是吗?”

  “不……”

  我居然无法反驳。

  你说的话是如此的显而易见,我居然没有发现。

  不如说,我不敢承认。

  明明在秦国朝堂给大王出谋划策的人,都比我强,我不靠排挤他人,根本就在秦国朝堂混不下去——公孙衍是那么厉害的人,严君是,司马错是,你陈轸也是,哪个不比浑身上下值钱的只有一根舌头的我体面?

  骤然让我接受你说出来的话,我还是办不到。

  “你……我……”

  想了半天,我还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——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讲话。

  “怎么,相国又要说我的酸话?”你轻声笑道,“放心好了,我不会抢你的相位,也不会抢你在秦王面前的地位。”

  “我……知道。”

  我当然知道,不然你刚才的话不就白说了吗——你是那样的人,其实我一直都知道。

  “只是,我在大王那里,真的有那么重要吗?”

  我对这一点表示怀疑——我不敢相信。

  “当然。”

  就在这时,我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  我回头一看,是大王从后面走了出来——原来我和陈轸的对话,他一直都在听吗!

  “大王!”

  我甚至忘了行礼,就那样站着,叫道。

  大王看着我,笑了起来,比划着心口说着:

  “如果你在寡人这里没有那么重的话,光是排挤同僚就足够寡人把你赶出秦国了——”

  “陈轸,你说寡人说的对不对。”

  大王这样说着,目光落向了我的后方。

  我再回头看你,你应和着大王,点了点头:“秦王说的极是。”

  刚刚还感动的心情瞬间被这句话溶解掉了——我张开嘴巴,一股子又羞又恼的情绪蹿上喉咙,喷发了出来:

  “陈轸!你!!!”

 
评论(2)
热度(6)
超气人鞅吹+Fate宅瑞瑞一只
本主页主要产出:鞅all
微博@卫鞅
© 吹鞅型瑞瑞 | Powered by LOFTER